您现在的位置是:ca88手机版登录 >>职工原创
一张照片
作 者:石婷
来 源:京张企业
添加时间:2018-11-07

近日,被母亲发在朋友圈的一张照片吸引:深秋的田间地垄上,近五十岁的小姨满脸慈爱,笑意盈盈的举着一棵刚拔出的胡萝卜,清楚地看到胡萝卜上面新鲜的泥土,她正将这棵饱含着清甜的胡萝卜递给我的外甥女,一个六岁的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。外甥女的脸上是欢喜、是雀跃。此时深秋的阳光正好、温暖的、和煦的照在她们脸上,她们脸上发着光,与这个金色的秋一同构成了一副最美的画面。 

看到这张照片,仿佛回到了我的童年,外甥女就是彼时的我。那时我也像外甥女这般大小,因为兄弟姐妹多,母亲一个人照看不过来,便把我送到了姥姥家。那时小姨十七、八岁的样子,记得她有很多本粘着黄日华、苗侨伟、翁美玲的摘抄本、记得她有很多同学一到周六日便一窝蜂地来找她玩、还记得她没考上大学背着一个很大的箱子去周边的毛纺厂上班……时光总是太匆匆,转眼我己成家、有了自己的孩子,而小姨的青葱岁月也永远的定格在了我的回忆中。 

那年年代都穷,日子过的都很紧张,家里有电视机的人家寥寥无几,每天吃完饭会有大把的时间,冬天太冷只能躲在屋子里。这时小姨便会教我做手工。姥姥家四四方方的木桌便成了大家的手工天地。一张普通的报纸在小姨手里左翻翻、右翻翻、上扯扯、下拽拽,同时她还不忘教导:看,这对齐、这压死……记得那时我有点着急,总是问:“好了没有啊?你在折什么啊?”她对我的催促有些发火:“这不折着呢?着什么急啊!”于是我便也不再多说了,只眼巴巴地看着,看她到底折出什么新鲜玩意。她手上的动作很快,报纸也慢慢显出样子:“是簸箕吗?姨?”“才不是!你再看!”她把一张纸卷了很多次,纸变成了有硬度的纸条,只见她拿着纸条的两端又卷在了“簸箕”的两侧的“小翅膀”上,然后轻轻一提:“看,这是什么?”“啊!是篮子!是小篮子!”我欢喜地上前去提小姨折的小篮子,小姨脸上也挂着融融的笑。“姨,这篮子里能放东西吗?”“能!比如放一颗糖!”说着,变戏法一样掏出一颗糖放到篮子里。我跳起来,“姨,你从哪弄的糖?”小姨只是笑。记得那天晚上我特别高兴,睡觉时都把小蓝子放在脑头起儿,生怕被别人抢去。 

小姨是姥姥最小的孩子,当然也是姥姥最疼爱的孩子。可因为有了我的存在,小姨也会受到姥姥的责骂。比如,周六日小姨和她的同学们骑车出去玩,因为我也想去而她又不想带我,便会被姥姥斥责。小姨总是很委屈,毕竟没有一个同学出去玩还要带上外甥女。姥姥了解小姨的委屈,有时也会哄哄我,劝我和她在家,可却又敌不过的我哭闹,于是十有八次小姨出去玩自行车后面总是驮上我。虽然小姨一开始百般的不乐意,可出了门小姨还是很照顾我,头发乱了会把我领到一边梳头,编起来的、盘起来的,各样式的头型;有时还会买好吃的……后来直到我十二、三岁再回姥姥家,小姨的那些同学我依旧清楚地叫上她们的名字,而她们也总是提到小姨当年骑车驮上玩的情景…… 

虽然我是个跟屁虫,但大多时候小姨还是爱带我一起玩。那年临近春节,小姨不知从哪听说把筷子放在火上加热能烫头,于是我便成了“试验品”。“婷,姨给你烫头啊,这样过年去拜年你就是最好看的。”我似懂非懂,但听到“好看”两字便义无反顾地由着小姨。那不知从哪弄来的铁筷子啊,在火上烤的快要着了一样,小姨小心翼翼地用夹子夹出来放在一旁晾着,片刻,便垫着一小块毛巾拿过来,同时她还急急地念叨着:别离我太近啊!别离我太近啊!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筷子,我离得她很远,她又急了:“站那么远怎么烫头啊!”我往前挪挪,“行了,行了,站那别动了!”我不知道那筷子是怎么缠上我头发的,只记得头发被扯的有些疼,现在想想,或许她也没有把握,害怕烫到我吧!总之那次烫头很失败,我的头发被她弄的像“炸鸡窝”,以至于去拜年时姥姥都给我围上红纱巾。 

一张照片,将和小姨的那些时光又还原出来,其实关于小姨的那些事、关于小姨和我、小姨和她的外甥女、外甥之间的事还有很多很多,比如她的手很巧,会织会钩,大家几个孩子的毛衣、毛裤、手套,各种各样,都是她一件件织好送来;比如她会带大家一起云地里“偷玉米棒子”,她的行为很多时候不像个大人,甚至不像个长辈,但又让大家每个孩子都爱亲近,都无比亲近…… 

时光一天天流逝,岁月一年年远去,记得我的孩子出生后她也织过一件天蓝色的毛衣,也还记的最近的一次见她,她脸上己然有了淡淡的沧桑……真想让时光慢一些,真想让时光倒流,真想再回到儿时,回到一起折纸的时光……


(点击数:62)
上一篇:沁园春·漫笔金秋
下一篇:西贝:情寄浅秋(平水韵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